今天是2019年元旦,离高考还有157天。
也没啥好庆祝的。眼前身后,更多的却是忧虑。


权力与民粹的合流

  这个现象,著名评论员曹林曾在2013年3月1日的中青报上撰文批评过。放到今天,依旧是警钟长鸣。

  几天前,也就是24,25日前后,中国大陆以党报为首的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对圣诞节开火,招摇着民族主义的嘴脸,吐出了一些从逻辑到文字破碎不堪、荒谬至极的玩意,甚而大唱PLA赞歌。一头雾水。

  我并不想在此抨击这种无厘头的稻草人谬误,拿明显的混账话当靶子毫无意义。我所担心的是,当Christmas宗教色彩渐然淡去而成为全世界人民庆祝新年、期冀幸福的节日,自命“开放”的大陆却以红头文件高举民族主义大旗,将何去何从?


Christmas后一天

  12月26日,批倒批臭圣诞节后果然还有惊喜。
大家都清楚发生了什么。现在看来,这只是某种进程的一个铺叙而已。

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  秦晖先生的感慨,确然很有道理。


Reading

  近来闲得很。焦躁的高三生活莫名散了下来,依旧继续着思考、嗜书。

  读了点Baudelaire,Saul Bellow,Kazuo Ishiguro的作品,甚而还有Higashino Keigo的推理小说。

  现实日复一日地更加dull,monotonous&stressful之时,沉浸在意识流里或许是一种解脱。


元旦联欢

  心不在焉,或许有筹备联欢晚会的原因。

  没有任何专业设备。两个TakStar的话筒,用转接线连到考拉的笔记本上,混音之后输出到班级音响里。

  • Studio One III无敌
  • 这次Gates和EQ调得很有水平

  一连着测试了三天,29号那天似乎还是出了一点问题,事后才发觉是没有理好线造成的严重干扰,不过总体上比高二的那次强多了。

  清水幸子的相声是一绝,几位歌神级人物唱的也是可以。


就此搁笔罢。总之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。
开心

注:我不用Telegram,谢谢